依法监管数字货币

时间:2021-09-01 19:02编辑:未知

2021年上半年,数字货币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动荡,BTC从29022USD涨至64805USD,随后又跌至31712USD。除此之外,截至2021年7月1日,数字货币市场总值为1.4万亿USD。数字货币市场体量巨大,币值起伏剧烈,涉及的技术复杂,假如发生危机,极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面对加密市场的剧烈变动,2021年5月18日,中国网络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数字货币买卖炒作风险的通知》,第三强调了有关机构不能拓展与数字货币有关业务的规定。然而,伴随国内与国际金融市场的紧密联系,数字货币所产生的危机亦可能通过其他金融系统影响国内金融市场的稳定运行。本文将在剖析数字货币的法律属性的基础上,分析数字货币对其他金融商品和市场的影响,研判系统性金融风险产生和扩散的可能性,剖析对数字货币的法律监管渠道。


数字货币的法律属性

数字货币又称数字虚拟货币或加密货币,学界尚未有统一的概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觉得,数字货币是价值通过密码学和分布式账本技术进步而达成的数字化表达,有着我们的竞价推广账户计价单位,可以达成脱媒化传输。对于数字货币的法律属性,学界乃至各国在监管实践中都有不同怎么看。通常争议焦点围绕数字货币是否拥有商品的基本属性、证券属性与货币属性展开。对于数字货币的商品的基本属性,部分国家及司法实践觉得数字货币符合产品实用性、稀缺性与合法性的三要件。加拿大将用数字货币进行支付的买卖视作“易货买卖”。对于数字货币的证券性,美国在司法实践中将数字货币视作有价证券,由证券法进行规制和监管。争议较大的是数字货币的货币属性。法律意义上的货币由法律赋予无限偿还能力,因此只能说数字货币可以部分承担货币职能,但并不拥有货币属性。

有学者觉得数字货币是不是拥有货币属性取决于该数字货币是不是获得“货币认可”。如Libra项目刚开始设计以外贸支付为核心,以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为支撑,搭建全球性支付互联网,并用自有数字钱包系统替代传统金融基础设施,假如Libra顺利问世,以Facebook巨大的顾客体量,Libra获得超越国境的“货币认可”是极大概的。这也是Libra遭到各国监管当局反对并最后改变计划是什么原因。在讨论数字货币的单一法律属性的同时,部分国家监管当局觉得数字货币同时拥有多重法律属性。如加拿大政府觉得数字货币具备商品的基本属性,但C-31法案又认定包括数字货币在内的数字货币为反洗钱法上的“货币服务业务”,即也将数字货币视作货币。可见,数字货币的法律属性在各国的司法实践中并未统一,甚至同时觉得数字货币具备多重法律属性,在不一样的经济范围、不一样的社会实践中,数字货币显示出不一样的法律属性,而这种多重性让数字货币更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数字货币引发金融风险的渠道

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是金融市场的固有风险,一般而言,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市场和机构对发生的经济冲击产生恐慌,从而引发金融市场连锁反应和崩溃。系统性金融风险可以通过金融机构和金融商品的市场行为交叉传导和放大。数字货币在拥有达成肯定货币职能的能力的首要条件下,以证券属性参与金融市场活动,极可能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放大器。数字货币兼具货币职能和证券属性,形成风险传递通道,可能加速和扩散自己和其他金融商品的风险,从而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引发广泛的金融风险。当金融机构在数字货币项目中承担多重角色,好似时是承销商、电子钱包提供商、稳定币的储备资产受托人等,那样数字货币币值剧烈动荡或发生技术风险、操作风险等其他风险时,该风险会通过深度参与数字货币运行的金融机构飞速传导至市场中其他主体,从而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承担支付职能的数字货币还会直接影响同意其作为支付工具的机构,将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传导至实体经济范围。

数字货币的双重属性会放大市场中信心危机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数字货币既在多个范围的多家企业承担支付职能或价值储藏职能,同时也在金融市场上作为证券有着价格起伏。一旦某种数字货币作为证券时市场价值发生剧烈动荡,持币机构的财富势必会随之动荡,当数字货币在短时期内价值飞速下跌,使持币机构财富价值飞速缩水,市场对其本身产生信心危机的同时,将其作为价值储存方法而财富大幅缩水的机构的信心也会同时降低,这种信心危机在最极端的情形下可能致使持币机构经营中断。而相应的,假如数字货币的承销商或者储备资产受托人遭遇危机,对该金融机构的信心危机也会飞速地传导至数字货币,并通过数字货币承担的货币职能传导至其他机构,这种对信心危机的放大效应极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危及整个金融体系。

数字货币市场总值巨大,价值主要集中在两到三个头部币种上,假如发生危机,极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在今年上半年BTC的疯涨浪潮中,市场总值甚至达到2万亿USD,一度超越过当时的USD货币流通量。而同样在2021年7月1日,BTC市场总值占数字货币市场总值的43.9%,ETH占比17.3%。当日数字货币市场买卖量为1100亿USD,其中BTC的买卖量为300亿USD,占比27.3%;ETH买卖量为278亿USD,占比25.3%。可以看出,在体量这样巨大的市场上,BTC、ETH两种数字货币即已超越60%的市场总值,平时买卖中这两种数字货币的买卖额也超越总买卖额的50%。财富的集中也是风险的集中,在市场上份额占比大的数字货币一旦出现技术风险、操作风险等状况,极易因其活跃的买卖行为传至市场中其他金融机构,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继而对金融市场整体产生影响。

数字货币的法律监管方案

对于防范数字货币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可以通过以下方案拓展金融监管工作。第一,构建和健全国内金融系统性风险监管体系,强化主体责任,提升各行业金融监管工作协同程度。深化国内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颁布法律法规明确国内各层级、各业态金融监管部门对于金融系统性风险监管的主体责任,强化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中的领头地位,发挥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在各金融业态监管工作中的协调用途,搭建不同业态监管信息共享平台,以期准时准确发现辨别数字货币危机可能引发的国内金融市场风险,保障危机辨别通道顺畅。

第二,健全金融机构准入和退出监管规范,合理提高金融机构准入门槛,规范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对于混业经营的大型外贸金融机构,与经营部分金融业务的外贸非金融机构,细化准入规则,穿透式辨别革新金融商品本质,防范数字货币危机通过外贸金融业务在境内金融市场产生影响。对于遭到数字货币危机影响,可能或已经扰乱正常金融市场秩序的金融机构,立刻启动退出机制,严格控制数字货币风险的传导。

第三,看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国际合作,积极参与国际金融组织工作,增强对数字货币市场动向的关注。积极配合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稳定委员会等组织的宏观审慎监管工作,推进系统性金融风险有效处置机制的构建和运行,积极关注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有关金融商品、机构与与数字货币密切关联的实体经济机构,准时判断数字货币风险敞口及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提高数字货币监管的前瞻性。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刘娅恒